中国小康网1月14日讯 老马 在过去四年中,特朗普深刻改变了共和党,然而,面对四年内连失众议院、白宫和参议院的打击,共和党正努力在反思中重生,1月6日的国会冲击事件以及随之而来的弹劾使得这一任务变得更为急迫与艰难。进入“后特朗普”时代,共和党要如何既延续特朗普所带来的积极变化,又摆脱因他而加剧的党内分裂,成为许多共和党人面临的两难,也是共和党能否浴火重生的关键。

特朗普深刻地控制了共和党

美国媒体报道,从2016年赢下共和党党内初选至今,作为共和党实际领导人的特朗普在许多层面上改变了这个曾在他上任初期同掌参众两院和白宫的政党。

首先是政策路线的改变。2012年,共和党在输掉总统选举后发布了一份反思性报告,其中特别指出未来需要在移民问题上采取更开放的态度,以提升在拉丁裔等少数族裔群体中的支持。但特朗普自登上竞选舞台伊始便将这项共和党的既定方针带向了相反的方向。在贸易政策上,一贯亲自由贸易的共和党在特朗普的领导下,走上了偏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的道路。除此之外,共和党在特朗普出现之前曾将关注点集中在缩减财政赤字、加强全球安全防御联盟、提升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等问题上,这些也都在特朗普出现后发生了变化。

政治战略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南加大政治学教授丹·舒纽尔(Dan Schnur)对美国之音说:“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共和党变得更为平民主义、民族主义和孤立主义。”

其次是政治运作方式的改变。内华达大学政治学副教授丹·李(Dan Lee)认为,特朗普延续并强化了自2010年“茶党运动”以来的“对抗性政治态度”,使得整个共和党在政治运作中“采取了更为强硬的路线和更具对抗性的方式”。

在许多分析人士看来,共和党政策路线和政治风格的改变是党内一部分长期被忽视的民意的一次集中爆发。

曾在2000年总统大选中担任共和党候选人约翰·麦凯恩 (John McCain) 竞选通讯主管的丹·舒纽尔认为,共和党内的草根选民对本党的经济路线早有不满,而共和党领导层和建制派长期以来却选择忽视这样的民意变化,只是用堕胎权、反同性恋婚姻这样的社会和文化议题勉强笼络住这些选民。这样的分裂为特朗普提供了机会。

特朗普抓住了党内的这些不满情绪,成为其代言人,并借助这股情绪背后的势能,迅速扩大自己对共和党的影响力。公共事务顾问、前国会共和党议员助理德鲁·霍尔登(Drew Holden) 指出,特朗普对共和党的重塑就在于他将党内的这些不满情绪带入了“主流保守主义运动”,“将更多声音带到了桌面上”。

这些转变的背后是共和党内权力态势的变化。霍尔登认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建制派的影响力过大,他们控制着话语权、党的纲领路线和官员选择。而特朗普打碎了这一切,证明了建制派的控制力或只是镜花水月。

他说:“特朗普让普通共和党人看到,建制派自以为的影响力、权力、权威从来不是真正真实的,它只是从来没有被真正挑战过或测验过。但凡出现了像特朗普这样的人,通过他,我们看到建制派的影响力快速衰落。”

究其原因,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政治学副教授安托尼·吉中(Antoine Yoshinaka)解释说:特朗普在2016年取得的胜利对很多共和党人来说是个“警示”,他们认为,未来如果想要像特朗普一样赢下宾州、密歇根、威斯康星等长期支持民主党的州,就需要借鉴特朗普吸引白人蓝领工人的方式,追随他的政策主张和政治风格。

他对美国之音说:“特朗普在2016年为共和党带来了很多新选民,就是传统上不会投共和党的那些选民。他们主要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而不是共和党的支持者。所以如果你想要留住这些人,让他们保持兴奋,能够被动员起来,你就需要确保他们投票给的那个人、也就是特朗普的意志得到执行。”

除此之外,分析人士还指出,虽然共和党建制派对于特朗普多有不满,但他们在减税、去监管、推行保守的文化议程等问题上与特朗普的立场有重合,他们需要借助特朗普的力量达成自己在这些问题上的目标。再加上他们害怕惹恼特朗普的基本盘或打击这些人参与投票的热情从而伤害自己未来竞选连任的几率,因此,在过去四年中,他们尽量避免与特朗普公开对立,也放弃了对特朗普的制约。

正因如此,特朗普一度基本上实现了对共和党的控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2020年党代会上,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罕见地没有发布自己的党纲,而是宣布以特朗普的政治主张作为本党的议程。在许多人看来,这一刻,共和党已然成为了“特朗普党”。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以上就是这个文章的所有内容美媒:特朗普成功把持共和党四年 留下政治遗产难以摆脱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